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惠铭生取消收费公路差钱更差决心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9:57 阅读: 来源:MP3厂家

惠铭生:取消收费公路 差钱更差决心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这种筹措资金建高速的政策没错,但是收费不能没完没了,总得设置一个年限,所以,我国《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经营性公路收费最长不得超过30年。然而,时下有些公路收费已超年限,至今仍没有取消收费。  已经收了二三十年,为什么现在还要继续收?交通部专家言之凿凿给出的答案是——全国收费公路债务总额已达2万多亿,财政却拿不出2万多亿元归还——虽然国家也想。  表面上看,这话说得有理有据,不亢不卑,足以让那些嚷嚷高速路免费的人哑口无言。是啊!有贷款当然是要偿还的,贷款未还,政府也还不起,奢谈什么取消免费?但在笔者看来,政府拿不出2万多亿元还债、高速路收费就不取消的论调,其实充满悖谬。  首先,有些高速路收费二三十年,但所收的费用未必率先用于偿还贷款了。比如,有些地方一年收费几十亿元,贷款本金却偿还寥寥。我们来看看北京市的情况,2010年,北京市17条收费公路共收取通行费59.77亿元,日均进账1637万余元;偿还银行贷款本金0.52亿元,偿还利息20.14亿元,利润4.41亿元。而从1987年陆续建成通车以来,17条收费公路累计投资756亿元,其中吸引社会投资66亿元,银行贷款及其他债务455亿元,截至2010年底,债务余额439.23亿元。也就是说,一年收费近60亿元,才还银行贷款本金5000余万,照这种还贷进度,大约需要600多年还清。  北京市的账目还算明了,而有些高速公路收费一直是一个谜团——一条高速公路一年收费多少,去向何处?哪些钱用于还贷,哪些钱用于公路养护或是运营管理?老百姓看不到公开的信息。  与交通部相关人员哭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路桥公司的暴利,有媒体研究13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2011年年报数据发现,这些公司平均毛利率达到56.08%,最高的重庆路桥毛利率甚至达到91.14%,毛利率水平超过了白酒行业。赚得盆满钵满的部分高速公路公司,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地产、金融业。  由此,我们不能排除一种可能,个别地方政府和高速管理部门所收取的费用,多偿还利息、少还本金,剩余的资金,要么充实地方财政,要么挪为他用了。至于谁来偿还高速路建设债务本金,则少有人关心,这也是有些高速公路贷款至今未能偿还的原因之一。  其次,高速路运营的过高成本,也让债务偿还变得艰难。比如,围绕路桥形成牢固的既得利益集团,官商贪腐层出不穷;而国有公司人浮于事,吃大锅饭滋味十足。再如,有媒体从19家上市公司2010年的年报中发现,收费员月薪8000元并非“天方夜谭”;以依靠公路收费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宁沪高速为例,逾九成员工的年薪超10万元……高速管理成本之畸高,哪有钱偿还债务?  高速暴利,却不用于偿还,而是挪作他用,或者用于员工的高福利、高工资,最终却拿巨额债务需要偿还为借口,拒绝减免高速收费,泽惠于民。因此,在国务院纠风办刚刚发布《关于2012年纠风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将坚决纠正公路‘三乱’问题,加快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后,我们马上听到了交通部相关人员向纳税人哭穷。这样的哭穷,说得好听点是设下的贷款窟窿,推卸给政府、指望让政府填补;说得难听点,这更像是一种绑架和要挟——取消高速收费,没门!  因此,围绕收费公路引发的争议,除了加大投入确保公路姓“公”外,从目前来看,要取消收费公路,我们除了差钱,更差决心,缺向利益集团“动刀”的决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