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唐之飞刀问情未删节全本1239章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3:30 阅读: 来源:MP3厂家

【大唐之飞刀问情:内容简介】

在一次练功意外中,让他又来到黄大师的另一本书《大唐双龙传》的时空,并且发现自己拥有可以随意来回穿越小说《覆雨翻云》和《大唐双龙传》两个时空的神奇能力,从此开始他在两个不同时空的“飞刀逐艳”的香艳旅程……【大唐之飞刀问情】

第01章 重回大唐!

当李怜花再次醒来时,感觉到自己的嘴中涌进来一些不咸不淡的江水,他现在正身处于一条江中。

幸好他不但会胎息,而且水性也很好。

李怜花试着游了一下,发觉全身还是非常灵活,他记得上次穿越到《大唐》时空,再回《覆雨翻云》前自己确实是掉入江中,思索着这次是不是又回到《大唐》的时空了?

“李公子,快上来,宇文化何及追上来了……”

一声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李怜花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白衣,头戴斗笠的漂亮女子正乘一叶小舟向他这个方向驶来,当李怜花看清来人长相时,不仅惊呼道:“傅君婥!”

对,就是他返回《覆雨翻云》前遇到的那个高丽美女——傅君婥,而她旁边也跟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李怜花仔细看过去,发觉这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双龙寇仲和徐子陵。

在李怜花大脑还不太清醒的时候,傅君婥和双龙焦急的声音再度传来:“李公子(大哥)快上来,宇文化及快要来了!”

这一下,李怜花不再犹豫,运气于足底,借助水中的浮力,一个鹞子翻身,轻松潇洒地便来到傅君婥与双龙乘坐的小舟上,等到他的身形刚刚站稳,就听不远地地方一阵阵波涛传来,宇文化及的巨大牙船已经离这个小舟不远了。

这一下,傅君婥原本冷冰冰的俏脸上也显出了一丝焦急的神色,但是反观李怜花这家伙,却对宇文化及的到来视而不见,神情淡然自若,显得那样莫测高深。

“大哥,你刚才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大哥掉进江水中再也出不来了,幸好现在大哥没事,要不然我和小陵肯定会伤心欲死的!”

看见李怜花没有任何大碍,寇仲满是欣慰的道。

但是这些话语听在李怜花的耳中感觉非常别扭,毕竟在他的感觉中与他第一次到《大唐》的时空已经时隔两百年,时光可以消磨一切,先前他还是在《覆雨翻云》的时空与自己的众多妻子在帝踏峰顶赏月,转眼间便来到《大唐》多多少少让他在这个时空转换中的角色还没有适应过来,不过对于寇仲那种关心的口吻他还是感觉一股暖流在心中流过。

“小仲,不要担心,我没事,你没看见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大哥是什么人,大哥是打不死的小强!”

“小强?大哥,小强是什么啊?”

旁边的徐子陵好奇地问道。

呃,又失言了,李怜花发觉自己年轻的心态好像又回到他的身上,完全没有那种活了两百多年看破红尘的苍老心态,难道这是穿越的副作用?

嗯,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他李怜花再重活一次,看看他还能不能在这个《大唐》时空闯出一个像他在《覆雨翻云》时空那样的辉煌天地!

正在这时,宇文化及的狼牙大舰已经离他们这个小船越来越近,而那个高丽美女傅君婥也脸色大变。

“李公子,宇文化及的狼牙大舰已经追上来了,我们现在只能考虑如何迎敌了!”

李怜花也看到了,眨眼的功夫,狼牙大舰朝李怜花等人乘坐的小舟靠拢,李怜花他们原本就不再考虑逃跑,因为他们知道在怎么跑也跑不过朝廷的狼牙大舰,只好停在原地等候。

虽然李怜花几人没有在操船,但是追上来的狼牙大舰依旧大喊一声:“停船!”

“难道你们的眼睛长在猪身上吗?没看见我们的船早已停下来吗?”

李怜花有些不屑地轻蔑答道。

“放肆,一帮刁民,看本官爷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一个身形粗壮的黑脸大汉腾身而起,张开双掌正准备临空朝李怜花劈来,但是这个家伙身子还处于半空时,突然虚空中一道耀眼的刀芒,如同划破夜空的闪电一般,直往他的咽喉射来!

这是李怜花的成名兵器——小李飞刀!

这也是他在《大唐》之中第一次使用小李飞刀,但是其威力依旧不可小觑。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从飞刀发出去的那一刻,就注定这个黑脸大汉最终的命运。

果然,处于半空中的黑脸大汉无论如何也躲避不了那致命的一刀,小李飞刀如同阎王爷的催命符,轻易地便切割了黑脸大汉的生命。

黑脸大汉就这样突然地从半空中掉入水里,激起一圈涟漪,再也没有冒出头来,而水中也出现了一丝鲜血混合的鲜红色!

黑脸大汉成为《大唐》中第一个死于小李飞刀之下的人,他应该感到光荣,毕竟以后他会被永载入江湖史册的,嘎嘎……宇文化及一方刚出手就折损了一员大将,令得这个宇文阀中的高手心中怒焰滔滔:“大胆狂徒,竟敢击杀朝廷命官,就让在下再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吧!”

宇文化及也腾身而起,只见一道人影,由小而大,像一只大鸟般向小舟扑下来,声势惊人之极。

当宇文化及飞临小舟上方丈许远近时,强猛的劲气,已经直压下来。

周遭的空气冷得像凝结成冰,寒气无孔不入地渗透来,小舟上的寇仲和徐子陵牙关打颤,东倒西歪。

这次宇文化及动作迅捷,而李怜花也不想在这里杀了他,隋炀帝最后可是被这个家伙杀掉的,李怜花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隋炀帝那个暴君逃脱被杀的命运,反正以后要杀掉宇文化及有的是机会。

李怜花本来是要迎上宇文化及的,但是重纱覆面的白衣女傅君婥却先他一步迎上了宇文化及的攻击。没有人能够看清傅君婥的真正表情,但是她对上宇文化及却不是那么挥洒自如、轻松惬意,她全身衣趹瓢飞,却仍没有抬头朝若魔神降临般的宇文化及望去。

宇文化及冰玄劲的奇异渥漩劲,使得小舟斜倾打转,随时有覆舟之厄。

“锵!”

傅君婥的长剑已经出鞘,往上跃去。

千万道强芒,冲天而起,迎着宇文化及攻去。

寒气立时消减大半,快要冻僵了的寇仲劾徐子陵回复意识时,两大高手已正面交锋。

宇文化及知道若一击不中,那么就没有机会再次拿下这些家伙,他对李怜花可是非常忌惮的,所以他这一击已经是出尽压箱底的本领。

他身为四姓门阀之一宇文阀主宇文伤之下最出类把萃的高手,连名震扬州的石龙依丧身他的手底下,这般全力出手,自是非同小可。

“轰!”

掌剑交击。

电光火石间,傅君婥向他刺了十二剑,他亦回了十二掌。

两人乍合倏分。

宇文化及一声力啸,借力横栘,往岸旁的泥埠飞去。

傅君婥落回小舟上,长剑遥指宇文化及。

第02章 君婥入怀!

两人的交手,使得整艘小舟都往下一沉,然后才再次浮了起来,可知宇文化及的掌力是如何厉害。

此时江岸上的人纷纷飞扑而至,众人才醒觉小渔舟被急流带往下游的江岸靠去,寇仲和徐子陵眼看着宇文化及一方的人马越聚越多,纷纷惊恐得齐声怪叫,想要抢往船舵处,准备控制好小舟,以免小舟靠上江岸,被岸上之人轻易登临小舟。

傅君婥神色波澜不惊地凝神专注于落到狼牙大舰甲板上的宇文化及身上。

渔舟在寇徐二人的努力下终于回复平衡,而这时适巧一阵强风吹来,小舟斜斜横过江面,开始往前驶去。寇徐两人欢呼怪叫,得意洋洋时,宇文化及的声音传过来道:“如此剑术,世所罕见,姑娘想必与高丽的”奕剑大师“傅采林有很深的渊源吧!”

傅君婥对宇文化及的讯问一样言不发,予人莫测高深的感觉。

宇文化及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姑娘和这位公子护着这两个小子,实属不智,只要你们把《长生诀》交出来,宇文化及必不再和各位过不去,希望你们考虑一下如何?”

小舟虽然愈驶愈快,但是宇文化及的狼牙大舰依旧紧追不舍,李怜花已经看出傅君婥身受重伤,对方人多势众,而己方人马太少,现在他的实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比起在《覆雨翻云》时空中好像有所减退,恐怕是穿越时空时所产生的副作用吧,现在的他顶多比慈航静斋的师妃暄或者阴癸派的婠婠稍强,但又比四大宗师弱一点,处于两者之间,以他现在这样的实力,让他一个人照看两个武功低微的双龙和已经身受重伤的傅君婥,如果再分心对付宇文化及,恐怕有心无力,因此他决定把《长生诀》交给对方。

相信就算把《长生诀》交给他,他也别想从上面练出什么神功来,要想炼成《长生诀》必须要靠机缘,而到现在为止,只有他和双龙三人炼成了上面的绝学,相信除了他们三人外,天下间再也没有哪个知道《长生诀》的奥秘!

“既然宇文大人如此说,那么我们就把《长生诀》给你吧,希望宇文大人能够说话算数,不要再为难我们?”

“好,这位公子够爽快,宇文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们把《长生诀》交出来,我们立马调转船头离开!”

宇文化及脸上已经显露出惊喜,虽然他折损了一员大将,但是能够轻易取得《长生诀》还是一件大大的功劳。

李怜花二话不说,让寇徐二人把《长生诀》交了出来,二人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也不敢轻易违抗李怜花的意愿,只好把《长生诀》交了出来。

李怜花拿起《长生诀》以发射“小李飞刀”的手法把《长生诀》朝宇文化及飞射而去,同时大声喊道:“宇文大人,接着!”

当宇文化及准备接住李怜花丢来的《长生诀》时,顿感一阵劲风扑面而来,骇得他脸色大变,但是他毕竟是宇文阀中年轻一代中有数的高手,顿时运劲于掌中,虽然轻易地接住了《长生诀》但是上面传来的劲道却把他逼得连退三步才化解了上面李怜花的劲道,而且现在他还感觉自己体内气血翻腾,半天都平静不下来。

等到宇文化及平息了翻腾的气血以后,李怜花几人乘坐的小舟已经离得很远了,再追已经来不及了,心中不禁暗恨,发誓下次如果遇见李怜花他们,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以泄他心头之恨!

小舟在李怜花的内力推动下,飞快的朝前驶去,眨眼的功夫已经远离宇文化及一方的狼牙大舰,寇徐二人看见脱离了危险,顿时高兴得欢呼起来。

傅君婥一直卓立船头处,衣趹飞扬,似若来自仙界的女神。

寇徐看着她,心中差点要对她下跪膜拜了。

就在此时,傅君婥的竹笠蓦地四分五裂,洒往甲板,露出白衣女秀美无匹亦苍白无比的玉容。

她娇吟一声,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颓然倒下,幸好李怜花眼明手快,率先一步把她的身子接住,她才没有坐倒在甲板上,反而整个身子软软地倒在李怜花那充满男人味的温暖的怀抱里。

李怜花软玉温香抱满怀,鼻中不停地闻着女人身上特有的芳香,但是他的心中并没有因此生出任何的绮念,毕竟现在不合适,美女已经身受重伤,如果在这个时候起什么鬼年头,那不是连畜生都不如,要对她起什么鬼心思,至少也要等到把她的内伤治好再说。

原本兴高采烈的寇徐二人看着傅君婥吐血摔倒,也是大吃一惊,想要上前查看,但是却被李怜花阻止了:“你们二人掌舵!我负责救她!”

“不准碰我!”

傅君婥想要把李怜花推开,自己盘膝坐起疗伤,但是现在身子非常虚弱的她哪能推动李怜花分毫,就算她没有受伤,也不是李怜花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身受重伤的她呢!

李怜花紧紧地抱住她,严肃地道:“你别动,现在的你身受重伤,我能够治好你!”

听到李怜花的这句话,傅君婥感觉到很窝心,慢慢的身子也不再挣扎反抗,软软地躺在李怜花怀里,闭上眼睛任由李怜花摆布。

原本苍白的小脸蛋爬上了一抹嫣红,为她增添了几分艳丽的光彩!

在水中飘飘荡荡小舟离扬州城愈来愈远了。

李怜花一边抱着君婥,一边输送真元到她体内为她疗伤,他的长生真元原本就是疗伤的“圣品”傅君婥只感觉一道道暖流流经她的七经八脉,顿觉浑身舒畅无比。

李怜花爱怜地看着怀中的玉人,她因负伤略现苍白的俏面上爬满红霞,凄美无比!

一边输送真元保命,一边正视傅君婥的剪水双眸,也许是认为自己的伤已无可医治,也许是真情流露,这一刻的傅君婥勇敢的和李怜花对视着,彼此的情感不断的交织着,缠绵着,升华着。这就是所谓的精神爱恋吧,感觉,好醉人!“别有深情暗自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君婥,你很美!”

良久,李怜花才温柔的说道。

“嗯!”

慢慢地,慢慢地,两人的嘴合在了一起。

轻轻一吻,好甜!

少女羞喜的模样更是动人!

这一刻,李怜花已迷失!

终于,在傅君婥娇羞的温柔的“抚摸”了李怜花腰部的肌肉后,李怜花才清醒过来!

再次望着傅君婥娇艳的俏面,差点再次迷失,李怜花暗自提醒自己,现在疗伤要紧,李怜花凑到傅君婥耳边轻声道:“不要担心,君婥,你的伤我会给你治好的,保证让你活得像平时那样活蹦乱跳!”

“嗯!”

傅君婥轻声地回答道,声音如同天籁,娇艳的容颜再次深深埋入李怜花的怀中,半天没有抬起来……

??? ?

第03章 水中激情

??????“大哥,我们还在这里呢,你们就开始亲热了!”

满口的醋味,寇仲一阵酸溜溜地道。

李怜花脸皮够厚,还没什么反应,但是傅君婥可是女孩子家,脸嫩,这下可是红霞满颊,把头深深埋在李怜花的怀中更是不敢抬起见人,而她的一只小手却悄悄来到李怜花肋下的嫩肉处揪起一点点嫩肉开始做逆时针的运动,轻轻问候李怜花,李怜花只能忍着,狠狠地瞪了寇仲一眼,都是这个家伙多嘴,害他现在受罪,唉!男人啊,真是难做!

漫天星斗、月华斜照。

在黯淡的月色下,寇仲和徐子陵这对相依为命的好朋友、好兄弟,机械地掌着舵,而他们的大哥李怜花则抱着一个大美女独自在前面享受着无限的温柔。

时间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分回一秒的溜掉,忽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寇仲有些疑惑的道:“咦!怎么下雨了?”

两人举头望天,只见乌云漫空而至,星月失色,大雨狂打而来。

宁静的江水不片时变成了狂暴的湍流,大江黑压压一片,伸手难见五指。

“小仲、小陵,注意好操好舟,不要让小舟翻了。”

李怜花一边嘱咐寇徐二人,一边抱紧怀中的玉人,努力想要让左右摇摆的小舟平衡稳定下来。

渔舟在江流上抛跌不休,四周尽是茫茫暗黑。

雨箭射来,湿透的衣衫,使几人既寒冷又难受,手忙脚乱时,“轰!”

的一声,渔舟不知撞上了什么东西,立时倾侧翻沉。

几人惊叫声中,在江水铺天盖地猛扑而至时,搂作一团,同时沉入怒江里去。

在这风横雨暴、波急浪涌,伸手不见五指的湍流里,他们不停地被一股股的浪潮迎头拍来,才刚挣出水面,下一刻又己堕进水内去。

寇徐二人与李怜花还没什么,毕竟三人都已经学过《长生诀》的绝学,就算在水底,也能够正常呼吸,那就是神奇的道家胎息之术,但是傅君婥就不行了,现在她身受重伤,浑身乏力,眼看着呼吸困难,李怜花无法,只好把自己的嘴吻上傅君婥那娇嫩苍白而醉人的香唇,在激情享受的同时还不停地渡气过去,这一下终于缓解了傅君婥的困境,傅君婥反而在李怜花的吻下有了反应,身子已经酥软,李怜花毕竟是过来人,知道她已经动情,自己也有些陶醉于傅君婥那醉人的女人芳香里,不知不觉中,他的一只大手已经伸上傅君婥那骄傲的酥胸,顿时傅君婥一对娇挺的兔子便落入了李怜花的大手之中。

李怜花不停地揉搓着那娇挺的,柔软舒适,动人以及,而傅君婥在李怜花一的攻击之下,酥胸早已坚挺起来,两粒娇嫩的葡萄更是在李怜花食中二指的不停撩拔下,传来一阵阵酥麻麻的快感……“唔……嗯……”

傅君婥秀鼻中不停地传出一阵阵醉人的呻吟,小嘴微张,李怜花更是趁此机会捕捉到她的丁香小舌,不停地允吸着傅君婥嘴中的香甜甘露,一的快感朝傅君婥袭来,麻麻的,酥酥的,傅君婥根本无法形容那种飘飘欲仙的快乐感觉。

不过李怜花还不能太深入,毕竟现在的场合不合适,也只能动动手解解馋,根本不能进一步的深入。

大雨依旧下着,李怜花几人在水中载沉载浮,慢慢地他们看到前方江面上,缓缓的朝这个方向驶来四艘大船,在为首的那艘船的前甲板上正有一个人看到了李怜花等人的身影,他对船上的水手高声喊道:“快停船,前方水中好像有人,赶紧停船把他们解救上来!”

这时,他身边也来了一个人,问道:“师道,你说的人在哪儿呢?”

说话人四十左右,却满头白发,长着一把银白色的美须,但半点没有衰老之象,生得雍容英伟,一派大家气度。此时他脸色疑惑的看着前方。

此人正是宋阀的着名高手“银须”宋鲁,以一套自创的“银龙拐法”名传江南,是宋师道的族叔,乃宋阀核心人物之一。

现今江湖上,声名最着者莫过于四姓门阀,但若论吃得开,则要数四姓中的宋阀。

宋族乃南方势力最大的士族,阀主“天刀”宋缺有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之称。

当年杨坚一统天下,建立大隋,因顾忌宋族的势力,对他们采取安抚政策,封宋缺为“镇南公”而宋缺亦知南朝大势已去,诈作俯首称臣,以保家族。

四姓之中,其它三姓均杂有胡人血统,而这硕果仅存,保持声威的南方大族,则一直坚持传统,严禁族人与汉族以外的人通婚,故在江湖上被视为汉族正统。

文帝杨坚在位时,以宋缺的雄材大略,仍不敢轻举妄动,还韬光养晦,潜心修隐,免招大祸。

到杨广即位,内乱外忧,朝政败坏,叛乱四起,宋阀才再次活跃起来。

宋缺之弟“地剑”宋智,乃天下有数的用剑高手,亦以智计名着江湖,知道隋朝气势仍盛,若过早举兵,必成首先被攻击的目标,故劝乃兄暂缓反隋,转而从事各式暴利买卖。

其中最赚钱的一项,就是从沿海郡县,把私盐经长江运入内陆,谋取厚利。

这四条船,正是宋阀贩运海盐的私枭船,掌管者是“天刀”宋缺最小的一个儿子——宋师道,也就是先前那个高喊停船救人的年轻人。

此时朝政败坏,宋家凭其在南方的人面势力,轻易打通所有关节,公然贩运海盐。

若有官吏敢查缉,便以种种威吓手段应付,至乎秘密刺杀,以遂目的。

即使各地义军,见到宋家的旗帜,亦不敢冒犯免致树此强敌。所以这几年宋家势力暗里不住增长,甚至以财力支持一些有关系的义军,以削弱大隋的力量。

宋缺有四子两女,宋师道乃幼子,专责私盐营运,甚得乃父爱宠。两女一名玉华、一名玉致,均有闭月羞花的容貌,分别排第四和第六。

宋玉华巳于三年前下嫁以成都为基地的西川大豪解晖之子解文龙。

解晖外号“武林判官”是与宋缺宋智齐名的顶级高手,自建“独尊堡”为四姓门阀外异军突起的新兴势力之一。

宋解两家的婚姻充满了政治交易的味道,代表两大势力的结盟,使杨广更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

今趟这四船私盐,正要运赴四州,由独尊堡分发往当地的盐商。

宋鲁与宋师道在船头不停地观望着,终于看见李怜花等人的身影越来越靠近他们的大船,便立刻吩咐下水救人。

喜欢的话请顶一下,谢谢您的支持

共1335123字节 [ 此帖被逸尘8在2011-10-31 14:20重新编辑 ]

梦幻契约满v版

刀剑天下h5无限元宝

无双屠龙无限元宝

逍遥江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