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雪梅马跃死因疑系手机电子信号遭高压电弧袭击-【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6:18:01 阅读: 来源:MP3厂家

在法医王雪梅看来,21岁的大学生马跃的死因很简单:高压电引起的呼吸衰竭和心脏骤停,这也正是马跃案的司法鉴定报告所得出的结论。

不过,关于2010年8月23日22时47分,身体健康、性格开朗的马跃为何身体笔直地跌入地铁轨道,触电身亡。尸检报告没有结论,关键的地铁站监控录像已经“丢失”。

这个著名的女法医自称“从小就不知道敬畏任何人”,更何况这个在她看来有明显漏洞的报告。这一次,王雪梅选择以退出中国法医学会的“壮烈”方式,让这桩3年前的旧案重入舆论视野。

同样执拗的,还有马跃的母亲孟朝红,3年来,她不惜发动多起诉讼寻找真相。2013年8月19日,因其对北京市西城区政府调查结论不满而提起的行政诉讼开庭,“我觉得真相对于一个母亲,一个民族都非常重要”,她说。

难解的死因

2010年8月23日22时47分,西南交通大学大三学生马跃,正在北京地铁2号线鼓楼大街站等末班车,但目击者看到,他直挺挺地跌入了轨道。尸检报告称,马跃死于身体与750V的带电轨道的直接接触。

但马跃为何突然跌入轨道?马跃尸体的右侧颈部上有一个3.3cm长的伤口,又是如何造成的?事后,地铁公司称关键证据——监控录像,因机器故障丢失了。

2012年12月,在江西卫视一档访谈节目中,法医王雪梅解释了她的分析。她认为,在跌入轨道前,马跃曾遭遇一次不通过心脏的高压电弧袭击,这个电流并不致命,但却令马跃失去了意识。

在王雪梅看来,尸体的“左耳廓上部,右耳廓上部、右耳尖上方6厘米处头皮”均有烧伤,这就是第一次电流的痕迹。但或许能进一步佐证的证据——马跃平时须臾不离的眼镜至今没有找到。

尸体右侧颈部的那道伤口,王雪梅认为很可能是施救人员用工具拉马跃时留下的。在尸检报告中,伤口被解释成跌落站台时碰伤。

在节目中,王雪梅提到了马跃的手机,可能是手机产生的电子信号,与带电轨道中的高压电产生了“正负相吸”,从而在空气中产生了高压电弧击中马跃。

今年8月19日,马跃的母亲孟朝红提起的行政诉讼案开庭,但被告方北京市西城区政府认为,王雪梅的分析不是建立于科学依据上,也没有其他证据作证。

在见到王雪梅之前,孟朝红已经意识到了“站台漏电”的可能。带电轨道位于站台内侧,事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鉴定报告,称现实中不需对带电轨道充电。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对备用电池充电”,孟朝红告诉记者,“充电一般在地铁停运后进行,但马跃出事那天,地铁公司的充电却提前了”。

孟朝红的“猜测”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证实,马跃一个同学的父亲是地铁公司的工程师。

寻找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是解释马跃为何跌入轨道的关键证据。出事后第3天,孟朝红和其他家属到北京地铁运营三分公司谈话,但一名副经理告诉她,“没有录像”。

“地铁每天的客流量太大”,这是这名副经理在被问到为何没有录像时的回答。 “北京市交通委一名领导告诉我,北京地铁每年发生30多起事故”,孟朝红说。那名地铁运营三分公司的副总也说,“这样的事情我们见得太多”。

2010年9月19日,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司法鉴定,称8月23日22时39分至22时49分之间,也就是马跃跌入轨道的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形成后约五分钟,被系统删除”。

至于为何被删除,包括西城区安监局在内的调查组得出的调查报告称,因机房温度、环境等原因造成主存储磁盘故障无法存储。而“在既有存储策略基础上”,上述时间段的视频“作为次保护文件被系统删除”,这其中“无人为删除现象”,且“相关数据无法恢复”。

8月19日的庭审中,曾参与当时鉴定的工作人员作证称,数据是按照随机存储在几个磁盘中,但一些后录入的数据存储到已满磁盘上,数据库规则就会发生作用,按照优先级来确定删除顺序,一般数据保存7天,这就造成了录像并不能全部找到。

但孟朝红认为疑点仍然存在,她称监控恰恰在事故发生10分钟灭失,“这之前的和这之后的视频都有”。

为了真相,孟朝红开始了漫长的交涉。

“我们曾在律所召开说明会,也曾帮她协调赔偿,但她认为事情的真相还未弄清,无法谈这个”,事发当年就成为孟朝红代理律师的金杰告诉记者。他从公安局那里得知,自己已是孟朝红的第6任律师。

金杰设想过收集证据,起诉地铁公司。“本来已经在法院立案,但我们认为包括监控录像在内的很多重要事实还没有搞清,于是请求法院中止诉讼,但法院不同意,所以只好撤诉”,孟朝红说。

“地铁公司在处理类似事故时,惯例都是不提供监控录像”,金杰说。“他们是全国地铁领域的老大哥,各地的地铁公司都到北京学习规范制度”,孟朝红说。

漫长的交涉

与此同时,孟朝红开始到国家安监局和北京市安监局反映,在收到了市安监局的《信访事项转交告知书》后,西城区安监局等单位在2010年10月20日正式组成调查组。

“我不认为我是在上访,我反映的事涉及公共利益,可以说是举报”,孟朝红说,“王雪梅关注了这个案子两年多,她也觉得这个事情很重要,因为每天有那么多人坐地铁”。

事故发生近两个月后,调查组宣布成立,在8月19日的庭审中,孟朝红还质疑,安监局只是调取了公安机关在事发后对目击证人的询问笔录。

2010年12月24日,调查组将调查处理意见提交西城区政府。4天后,西城区安监局给了孟朝红一页纸的书面回复,称马跃的死亡“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孟朝红收到时,已是一周后的2011年1月4日。

她要求复印调查报告和全部附件,但因为“涉及地铁企业管理和战备人防工程”,西城区安监局只允许她查看了部分附件,且不允许复印。孟朝红于是向西城区政府申请信息公开,但只得到一份西城区政府对调查组请示的批复。

她又向西城区安监局申请信息公开,“幸亏上次查看时记住了文号”,两个月后,孟朝红拿到了调查报告。

2011年3月,孟朝红不满意这份调查结果,向北京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按照程序,不满意复议结果的孟朝红提起了行政诉讼,起诉对象为西城区政府,直到今年8月19日,行政诉讼一审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

2012年9月,孟朝红起诉了120急救中心,认为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没有进行心脏复苏抢救。北京急救中心东城区急救站的院外病案记录显示,2010年8月23日22时47分,马跃坠入地铁轨道,急救站的接令时间却是17分钟之后的23时04分。

这起诉讼至今没有宣判,原因是急救中心主动提出做司法鉴定,但在2012年11月7日的鉴定听证会上,“参与鉴定人员随意离座、迟到、接打电话、随意阻止和打断专家问题、笔录未记录重要事项”,这被孟朝红认为“鉴定结论可想而知”。

她向北京市司法局举报,“但被司法局认为只是鉴定人员的态度问题。所以她提起了对司法局的行政诉讼”,这起诉讼中孟朝红的代理律师张维玉说,孟朝红一审败诉,“我们很多主张,法院并未回应”,张维玉说,二审至今没有开庭。而那份司法鉴定也没有做出,也因此起诉急救中心的诉讼也至今没有宣判。

但在这次诉讼中,孟朝红却第一次见到了地铁站的监控录像。孟朝红在法院观看了三段从公安局调取的录像。一段视频长约10分钟,是马跃走到安检处通过刷卡机,进入地铁的视频;第二段视频长约40分钟,拍摄的是站台内的情形,但却看不到马跃在哪,只看到司机下车后转来转去,一直在打电话;第三段视频是警方自拍,记录120现场处置的视频。

第一段视频中,马跃刷卡进入地铁时戴着眼镜。此前,警方称没有在现场发现马跃的眼镜,目击证人也作证,没有看到马跃候车时戴眼镜。北京地铁公司的工作人员称,事发后一周内,这段录像已被警方调走——这是孟朝红最后一次见到儿子。

相关阅读:王雪梅简历照片

电气设备

镀锌管

砂浆细石混凝土泵

设备集装箱公司

上海恒蕊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