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彭德怀见证饥荒痛批干部你们睡得着觉吗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33:55 阅读: 来源:MP3厂家

彭德怀见证饥荒 痛批干部“你们睡得着觉吗”?

【核心提示】彭德怀见还有人在吃糠咽菜,心像刀捅了一样疼痛难受。后来,他批评当地干部:“你们能睡得着吗?我是三晚睡得着觉。”

本文摘自:《湘潮》2008年第10期,作者:龙正才,原题:《彭德怀最后一次回湖南》

征战一生的彭德怀,过不惯吴家花园的隐居生活,提出要到农村作调查研究。毛泽东说,彭德怀愿到哪里去都可以,半年也行

1959年9月30日,在庐山会议上被罢免国防部长职务的彭德怀从中南海迁居北京西郊挂甲屯吴家花园,一面参加中央党校高级班的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马列主义水平;一面在庭院里开荒种粮、种菜,掏塘引水,植藕养鱼,决心实践向毛泽东提出的“自食其力”的保证。

1961年1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九中全会上号召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同年6月,中共中央发出《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纠正一些过“左”政策,取消公共食堂,进一步解决平调问题、公社规模偏大等问题。

看了中央的一些关于纠“左”的文件,彭德怀为这次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感到非常高兴。但是,征战一生的彭德怀实在过不惯吴家花园的隐居生活,他说:“我不能老待着,我还得工作!我不能脱离实际只读书本!”他想到农村作些调查研究,说:“吃了人民的饭,就要为人民做事,为人民说话。”9月19日,他给毛泽东写信,请求中央允许他“先去湖南故乡搞3个月,了解农村情况,冬天,回北京住一段时间;明年春天再去太行一带”。彭德怀焦急不安地等待着中央的答复。10月5日,终于有了消息。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彭德怀愿到哪里去都可以,半年也行。”彭德怀喜出望外,当天晚上,即驱车到中南海杨尚昆家中送去一份调查提纲,并请杨尚昆给派一名秘书帮助整理材料。杨尚昆派中央办公厅秘书金石陪同彭德怀。金石很紧张,杨尚昆叫他不要有顾虑,说彭德怀还是政治局委员,你还是要尊重他,也不要紧张,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信来,或等回来再谈。

11月1日上午,彭德怀在金石和警卫参谋景希珍、司机赵凤池、卫生员吕少俊陪同下,乘火车高高兴兴地回到了湖南。下午,即听取中共湖南省委书记胡继宗关于湖南农村情况的汇报。2日上午,彭德怀乘汽车到达湘潭,中共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接待并请他吃了午饭。饭后,华国锋简单汇报了情况。3日上午11时左右,彭德怀回到了老家彭家围子――湘潭县乌石大队为民生产队。

彭德怀重返故里的消息不胫而走,来向他诉说的人络绎不绝

“彭德怀又回来了!”消息不胫而走。彭家的堂屋里、晒谷坪里都站满了人。尽管彭德怀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帽子,被打成反党集团的头子,但他们却不管这些,仍然把彭德怀视为革命元戎、故乡人民的光荣和骄傲。男女老幼,喜笑颜开,有叫伯伯的,叫舅舅的,叫阿公的,也有叫彭元帅、彭部长、彭副总理的。

彭德怀心情十分激动,满面笑容地和大家打招呼。他对乡亲们说:“以后你们不要喊我彭部长了,我犯了错误,不是部长了,我回来就是乌石人民公社的社员,生产队也要安排我出工。”

从第二天开始,附近的大队、公社的群众,邻近的湘乡、株洲、宁乡、长沙、湘阴等地的干部、工人、教师、农民也络绎而来,平均每天要接待100余人,以至离彭家围子20多里的石潭镇的旅店住满了人。他们还是把彭德怀当成自己忠实的代言人,长途跋涉来找他倾诉自己的苦难和要求。有的冒雨而来,满脚泥水,身上透湿,久坐交谈,舍不得走。

关于当时的场面,彭德怀的警卫参谋景希珍作了详细的回忆,他说:

“那次,彭总的调查遇到了我们谁也没有料到的情况,就在第二天早上,我刚醒来的时候,便听到外头人声嘈杂,原来是群众听说彭总回来了,都要来看他。执勤的干部不让群众进屋,说要请示。老百姓才不听这一套,自己闯进来了。头批还没走,后头的又挤上来了。彭总只好来到屋外禾场上同乡亲们谈话。群众围着他,七嘴八舌的,一整天,彭总没有坐过。我给他端了一条板凳去,却怎么也不能叫他停下来落坐。他们见了还不算,还要摸摸他。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对群众说:‘乡亲们!大家歇会儿,让彭总把饭吃了再说话吧!’乡亲们听懂了,说:‘让他吃,让他吃,我们等他吃了再说话。’

“彭总回到屋里,坐在桌边,哪里吃得进去,彭总问他的侄儿:‘他们吃饭了吗?’侄儿答道:‘好多人是从好远好远的地方来的,半夜就起身了,哪里吃饭?可是这么多人,我们家也招待不起呀!’

“彭总为难了。他想了一阵,向地委的一个同志提出,能不能帮他买一点粮食,让他招待远地来的乡亲吃一顿饭。这天下午,从远地来的一部分留下吃了一顿饭,用了100多斤米。第二天、第三天,来看他的人更多了。几天吃米500斤。后来,饭是招待不起了,但人群还是不断地拥来,有许多人是从几百里外的其他各县赶来的。彭总只好同意,派人到半路上去劝阻。可是劝阻不住。”

每一批来访者,见面总要关切地问:“您老人家平反了吗?”“您回来住好久呀?”“您还走不走啊?”人们都知道彭德怀1958年回家过后,为老百姓说了话,所以“犯了错误”,对他表示真诚的感谢和同情。一位人称“胡四老倌”的老人,眼泪汪汪地拽着彭德怀的青布袄说:“都怪我们前年不该和你说那些话,把你给连累了,对不住你啊!”彭德怀安慰这位当年最要好的伙伴胡月恒说:“你们讲真话得错!只要群众生活好,我犯错误不要紧。”

从11月3日下午到15日,彭德怀除了有一天到乌石公社听取汇报,一天参加乌石大队的支部大会,一次到乌石水库参观外,其余时间都只能在家里接待来访群众。据秘书金石当时统计,来访者累计约2000人次。彭德怀细心倾听他们的呼声,了解农村的情况。

16日开始,他离开彭家围子外出调查。可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踪而去。群众就是寻找一切机会,把想说的话全部向彭德怀倾诉……

彭德怀利用群众来访的机会,耐心向大家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极力维护毛泽东的威信

彭家围子堂屋里天天坐满了人。彭德怀打趣地说:“我是个犯错误的人,你们不怕我放毒吗?”憨厚的人们报以信任的笑声:“我们不怕,我们头上没有乌纱帽,只有一顶烂草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倾心交谈。有的干部因在过去顶“五风”挨了斗争,有的社员在刮“五风”时挨过某些干部的打骂,有的社员被拆了屋,砸了锅,至今无屋安歇,无锅煮饭,都来向彭德怀诉说,都请彭德怀做主。彭德怀也深有感触地说:“是啊,那时‘五风’刮得太大,谁能顶得住呢?”他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我想出来顶一下都顶得住哩!”

一天,旗头大队一个老倌子来问彭德怀:“‘五风’中我的屋也拆了,办公共食堂饿得要死,中央的政策农村里搞得咯样子,到底是中央要咯样做的,还是底下搞的咯家伙?”彭德怀说:“是走了些弯路啊,现在颁布了‘农业六十条’,就按‘农业六十条’办。”

来访的老农大都要问彭德怀:“眼下困难时刻,能不能实行分田到户或包产到户?”彭德怀也认为农民应该走集体化的道路,不能搞单干。他再三对农村干部、社员解释,连嗓子都喊哑了。他说:“分田要不得。”“单干坚决不能搞的”。

彭德怀利用群众来访的机会,耐心向大家宣传党的路线、政策,宣传毛泽东。他说:“我们必须对毛主席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又是伟大的军事家。”他说他对毛主席是很相信和尊重的。至于近几年来,党的工作发生了一些问题,他有看法,已直言不讳地向组织提了意见。

农村的一些知识分子则向彭德怀讨教有关苏联的问题。当谈到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时,彭德怀说:“十月革命前后是列宁搞的,1924年后都是斯大林为首搞的,怎么能把这些功劳记在赫鲁晓夫身上呢?我是完全同意毛主席对斯大林‘三七开’这个中肯的评价的。”

彭德怀对乌石小学的几个老师说,希望大家抓紧学习,遵循毛主席的教导,做到又红又专。他讲:“红,就是政治立场、观点、政治态度,要坚持革命;专,就是要掌握社会主义建设的本领,要钻教学,把学生培养好。近来有人提出要红透专深,我看这要求太高了,会搞得党与知识分子的关系紧张,不利于工作。还是照毛主席讲的,做到又红又专,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他又补充:“一个人的政治立场、观点如何,要闻其言,但更重要的是要观其行。”

得知有人因他而受株连,听说老百姓快要断粮,彭德怀忍耐不住了,发了“一次好大的火”

彭德怀这次还乡,他的言行很谨慎,态度也很谦虚。但是,彭德怀还是那个彭德怀,他容不得有人损坏群众的利益,十分痛恨官僚主义作风,疾恶如仇,敢言敢怒。有一天,从湘乡县赶来的一位老人向彭德怀哭诉说,他的儿子在“大跃进”中因反对浮夸风,被干部打得死去活来。儿子不服,往上告状,结果在1959年冬天又被打成“彭德怀的黑爪牙”,被活活折磨死了,老人也挨了斗。老人痛哭流涕,向彭德怀作一长揖,请求他“为民做主”。一听此言,彭德怀气得浑身发抖,狠狠一巴掌落在桌子上:“我彭某犯了罪,苍生何辜?真是岂有此理!”彭德怀给老人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并且从口袋里掏出30元钱塞在老人手里。把他送出好远。

在彭德怀回乡的第六天,彭家围子来了4个妇女,她们是湘潭县碧泉公社新开大队红星生产队的社员,要向彭德怀反映口粮情况。她们说生产队原定基本口粮是300斤,现在因为减产,只给148斤,从8月10日至11月初已吃去75斤,剩下的要到明年2月份才发给。4个女人愁苦着脸说:“彭元帅,你看看么,这会饿死人去!”

彭德怀让秘书金石马上去查访,碧泉公社确有10%~20%的人家已经上顿不接下顿。

夜里,来人散尽,屋里只剩下几个工作人员。彭德怀一会坐下,一会站起。回乡几天来,他一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这时终于忍耐不住了。他咆哮起来:

“现在有人吃不上饭啦,我们对得住群众吗?”

“有人还是报喜不报忧,我回去要报告中央,我不怕!”

杭州私家车托运

成都到湖北货运公司

重庆到兰州货运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