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青骓手记之茅山家族二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9:31 阅读: 来源:MP3厂家

“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九叔一边数着数,一边将钱放进钱袋里,“九十九,一百。正好一百个,大吉大利。”

“师父我们回来了!”月亮升的老高,秋生和文才才带着一身疲惫回来,手里还各拎着两大筐纸钱,“师父,我们把纸钱买回来了!”

九叔吓了一跳,他差点将钱袋里的钱打翻,他赶忙将钱袋揣回裤腰里,然后走了出来。

“兔崽子这么晚才买回来,是不是又去哪里玩了啊!”九叔看着这四筐纸钱,“怎么就买了这么一点啊!”

“都在外面放着呢!”秋生顺势坐在筐上,奔走了一天,现在两腿发直,“师父,我们俩把附近村子的纸钱都买回来了!”

“是呀师父,您快去外面看看,外面的老乡还等着您结账呢!”文才也累得不行,他努力地揉着双腿,好让腿部肌肉慢慢放松下来。

九叔一推开门,正见到几个老乡坐在台阶上吧嗒吧嗒抽着烟,门外还停着几辆驴车,驴车上满满当当都是纸钱。

“九叔。”老乡们听到开门声,均都站了起来。

“各位辛苦,这么晚还让你们来。”九叔向众人作着揖,“一共多少钱?”

“一共一百块。”其中一个年长的老乡说道,“九叔,您要这么多纸钱干什么啊?”

“哦,老爷子说钱不够花的,让我给他烧点。”九叔随口答应着,心里却在想着,“破产了,破产了,这钱还没捂热乎呢就没了!”

“九叔真是个大孝子啊,让我们几个老乡实在惭愧,我们回去一定会给老爹老娘烧点纸钱!”老乡一边数着钱,一边说道。

“别数了,正好一百个,我都数了好几遍了。”

“你们两个现在就去后山挖个坑,把纸钱都烧了。”

“师父,今天太累了,明天再去吧!”

“以免夜长梦多,还不快去!”眼见着钱都花光了,九叔的气不打一处来,所以只好找这两个兔崽子出气,“还不快去,等一下老乡们卸完货赶着驴车都走了,你们还得自己把纸钱都搬上山,还不快去!”

“惨了惨了,今天晚上别想睡了。”文才抱怨着,一双无辜的小狗眼望着秋生,秋生也无奈地望着他,他见师父东找西找好像是在找藤条,于是赶紧招呼文才夺门而出。

“师父的脾气真是臭的要死!”文才又将一大摞纸钱抱进火堆里,那火先是黯淡了一下,紧接着“腾”的一声更旺了。

“别放那么多,小心引起山火。”秋生用木棍拦截着四散的纸钱,“师父还不是那个样子,小气的要命,买了这么多纸钱,他肯定是心疼钱了。”

“还是我聪明,师兄,给!”文才一翻身,从筐的最下面掏出一个纸包袱,打开一看,原来是满满一包香喷喷的米饼,“我把这米饼钱也算在纸钱里了,谁让师父平时总是那么吝啬,不给咱们零花钱呢。”

“哎呦你小子,平时见你老老实实的,没想到鬼点子还真多!”秋生笑呵呵的接过米饼,然后顺势躺在了堆积如山的纸钱上,“真别说,刚才山风还挺凉的,不过纸钱这么一烧还挺暖合。”

“师兄,这些纸钱要都是真钱,那该有多好啊!”文才也躺在了纸钱上,他一面吃着米饼,一面望着那满天星斗,“你说,咱们要是有这么多钱,师父就不会说咱们没用了吧?”

“当然不会了!”秋生慢慢的说着,他脑子里却在不停地幻想,幻想着自己有了钱,然后当了九叔的师父。

“小九,来给师父捶捶背!”秋生长着八字胡,大咧咧的坐在藤椅上。

“是,师父。”九叔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给秋生捶背。

“今天给夏家看风水赚了多少钱啊?统统交上来!”秋生懒洋洋地说着,然后招了招手,“小九我的茶呢,端上来!”

“是,师父!”“是,师父!”“是,师父!”

秋生在纸垛上嘻嘻笑着,文才的脑袋里也没闲着。

“恭喜大老爷,贺喜大老爷!大老爷万福!”

“里面请,里面请!今天高兴,多吃点,多吃点!”

“文才,够厉害的,一炮三响!”

“哪里哪里,承让承让!”

“快来,快来,一家五口儿照全家福啦!”

文才笑呵呵地坐在椅子上,手上还抱着两个婴儿,在他身后则站着端庄的任婷婷,手里也抱着个婴儿。

“来,笑!”

“啪!”

“唉,师兄,你打我干什么!”文才刚才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当中,不料有人一个巴掌将他唤醒。

“谁打你了,我没有打你啊!”秋生坐了起来,“文才,长夜漫漫我再躺一会儿,你快去烧纸钱,都快灭了!”

“哦。”文才答应了一声,将一摞纸钱抱进坑里。

“啪!”

“你小子找打是不是!”秋生也挨了清脆的一耳光,他跳将起来正要向文才发火,却发现文才正若无其事的烧纸钱。“这是谁打我?”秋生左右看着,他将耳朵竖起来细细的听着,却发现几声细小的女人笑声,他朝笑声处望去,发现月光下大树后露着雨伞的一角,秋生心知肚明,自己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戏弄了,于是他悄悄地从口袋里拿出两枚铜钱开了眼,若无其事的四下瞧着。

“喂,文才!”秋生小声叫着文才。

“怎么了师兄?”

“小声点,你看!”秋生冲文才使了个眼色,文才朝着他暗示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黄黄的伞盖一角正在风中颤抖。

“鬼!”

“小声点,什么鬼,你再仔细看看!”

“师娘?”文才开了眼,果见得蔗姑蹲在树后偷笑,秋生文才相视一笑,又都躺在了纸垛上。

“好累啊,再睡一会儿!”秋生故意大声的说着,好引起树后人的注意。

“哎呀,这两个臭小子,不长记性,居然还敢偷懒!看来还是欠打啊!”蔗姑一赌气,“嗖”的一声冲了过去。

蔗姑还未来得及刹车,一脸就撞上秋生手上的黄符,她暗叫一声不好,跌出老远。

“师娘没事吧?”秋生这时才知道自己玩的有点过火,赶忙同文才一起前去将蔗姑扶起来。

“哎哟,好疼,好疼!”蔗姑拍拍屁股站起来,“你们两个臭小子居然跟我玩阴的!”

“是我们跟您开个玩笑嘛......”秋生陪着笑脸,然后小声嘀咕着,“况且是您先动手的......”

“我这还不是为了要你们上进!”蔗姑苦口婆心,“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还不快好好烧纸钱!我回去了!”

“是,师娘!”兄弟二人嘻嘻笑着。

忍龙手机版

国战

决战千年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