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MP3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少年偶像背后的粉丝力量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5:42 阅读: 来源:MP3厂家

无论你喜欢或是厌烦,作为“小鲜肉”的少年偶像群体,已然是当下娱乐圈不可忽视的存在。

在大多数人眼里,一个叫TFBOYS本土少年组合仿佛在2014年底横空出世,突然进入大众视野。组合成员包括生于1999年的王俊凯,以及2000年出生的王源和易烊千玺,三位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在网络世界拥有的人气并不亚于一线明星。

他们三个每人拥有接近千万的微博粉丝,稍有动静,必然“承包”微博热搜榜。每条微博下,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的转发和评论数更是家常便饭。

少年偶像的成名之路异于他们的前辈,某种程度上带有互联网+的时代印记。他们爆红的背后是一股无法忽视甚至难以理解的粉丝力量。当然,在这个莫测的娱乐圈里,对他们疯狂的热捧与无底线的谩骂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打飞的追星

7月中旬,余卯从上海飞往南京,这是他最近一次“跟行程”。当时TFBOYS组合成员王源正在南京拍摄电影,余卯是他的“男饭”,也是粉丝圈中的“前线”(即跟随偶像拍照的粉丝)。

作为本土偶像,TFBOYS的活动多在北京举行。因此,在香港读研究生的余卯追北京的行程最多。最频繁的时候,他一个月连续跟下来会有三四次,追随他的少年偶像全国四处飞。因为不确定现场拍摄环境和距离,他通常会带一长一短两个镜头。因为全国各地飞加上常有的漫长等待,他随时准备药以应付过度疲劳和水土不服。

原本作为军事词汇的“前线”一词,被用在追星族身上,似乎也并不为过,他们更像是为“后方”粉丝贡献图片资源的“战士”。在“前线”,或单兵作战,或带着粉丝应援站的使命,其中大多数为女性,手中的相机尤如“大炮”,也被称为“炮姐”。

据媒体统计,TFBOYS的粉丝大部分属于10~30岁的女性,要么接受过良好的大学本科教育,要么来自教育背景良好的家庭,主要分布在中国中东部发达地区,具有“消费欲望最高、最活跃的年龄段、性别和地域”等特征。

在余卯多次的追行程经历中,最累的是2015年跨年活动。TFBOYS先在南京录制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接着便飞往厦门参加央视的演出。在南京录节目当天下午,众“前线”便开始站着排队,直到晚上入场。在拥挤的人群中站着拍摄到零点后,只休息了4个小时,一大早便又追随偶像飞去厦门。

“每次活动一口气拍下来至少有几百到一千张照片,花费的金钱也至少有四位数。” 余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粉丝团分工明确,后援站前去现场为偶像应援助威,而“前线”主要负责拍照,为了抢占最佳位置,通常晚上六七点开始的活动,中午十二点左右便去排队。

尽管耗时耗力又“烧钱”,但余卯始终认为自己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在他看来,追星是适合年轻人的兴趣爱好,“见到偶像的那一刻,觉得再累都值得。”

后援站的粉丝或有组织、或自发地担负起为偶像助威和宣传的“使命”:制作横幅、手幅等应援物品,在演出场地外向粉丝发放,或在机场、演出现场为偶像造势。他们用实际行动,不计成本地表达对偶像的支持。

7月初,重庆某地铁站内的四个广告灯箱被王源和王俊凯的4名粉丝“承包”了两周,还是在校大学生的她们声称,花费的十几万元均来自自己的实习收入、压岁钱以及奖学金。这两位来自重庆的偶像被称作“山城骄傲”,这项活动的目的是庆祝他们亮相三周年。除此之外,重庆的50个公交车站牌的灯箱也被“凯源粉”承包。

一位已经工作的粉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7月15日当天,大约有一千多人,相约去偶像的学校以及他们合唱过的万达广场表达对偶像的崇拜。

然而,对于年龄尚小或者没有机会亲自见偶像的粉丝来说,购买他们相关的明信片、海报、挂件等周边产品成了表达热爱的最为实际的表现。嗅觉敏锐的商家看到了这种趋势,签约TFBOYS为自家产品代言。

在14岁的初中生蒋依(化名)看来,自己为TFBOYS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购买了他们代言的家教机。尽管家里并不宽裕,父母还是为她的执拗掏了3000元。

但家教机似乎没派上什么用场。她每天泡在网上为偶像刷图、转发微博,“占用了我完成所有作业的时间,”蒋依坦承自己因此成绩不稳定,“之前是中等,追星之后中等偏下。”

粉丝“养成”偶像

传统的偶像养成通常的模式是:娱乐公司宣布艺人出道,为其打造作品,同时配以一系列宣传造势,以吸引眼球,随之便在商业利益的推动和粉丝的狂热助推下不停歇地向前发展。而TFBOYS似乎走了另一条道路,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被粉丝“养成”的。

按年龄来分,TFBOYS的粉丝大部分为“萝莉粉”和“亲妈粉”。“萝莉粉”大多为比他们年幼或年纪相近的女生,更多是追逐帅哥。“亲妈粉”则比他们稍大,强调要看着偶像成长,为他们宣传造势,不遗余力。

TFBOYS所在经纪公司曾表示,他们的初衷是让粉丝看着偶像长大和进步,所以不介意一开始缺乏修饰的简陋包装。的确,这种多以“励志”“正能量”等作为宣传词的模式,令粉丝颇为买账。“亲妈粉”看中的是“陪伴少年偶像一路成长”,而“萝莉粉”追求的是“勇于追梦精神”,这种包装恰好承载了粉丝内心的某种美好想象。

2014年4月,在网络音乐分享平台的人气歌手投票中,TFBOYS击败了韩国SM公司旗下的韩流组合SJM而获奖,开始走入公众视线。

其实在此之前,组合成员已经在互联网多个平台上积聚了相当有“厚度”的忠实粉丝。王俊凯和王源已属“网红”,早在2011年和2012年,二人翻唱的音乐视频,便被公司推至微博和视频网站,引发大量转发追捧,实现了粉丝的“原始积累”。2013年公司加上了易烊千玺,推出三人组合,三人正式出道。

一位海外粉丝团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14年让TFBOYS崭露头角的这一网络音乐平台奖项,投票不是免费的,当时众多贴吧和粉丝站的粉丝自愿出资投票,总计花费几十万元,才将偶像推上领奖台。

此后,他们开始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也获得了录制《快乐大本营》等节目的机会,开始线下的大规模走红。

偶像受到大众关注后,不断有新的粉丝加入,同原来的群体一道,致力于对TFBOYS的支持、应援和宣传。他们的粉丝更致力于网络上的追逐和推广,为偶像造势,吸引更多“路人粉”。

前述海外粉丝团负责人承担了所有推广支出,包括购买按次收费的谷歌搜索点击,Facebook的各种官方推广,为了录制偶像在大陆和台湾的电视节目而购置的大型商用卫星接收录制设备,为了将资源共享给海外粉丝实现极速双向翻墙购置的专属服务器,以及各种相关机构购买高清视频片源,制作 DVD,甚至包括微博上举办的抽奖活动。

偶像似乎渐渐成为某种信仰和精神寄托,所以在这位成功人士看来,以上这些都不是负担,“能为他们的成长做一些贡献,大家都是荣幸而欣喜的。”

作为微博热门话题的常客,TFBOYS的粉丝数都在千万以内,而每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数却每每突破数十万。

不少受访的粉丝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基本上大家都会用小号。”碰到任何有关偶像的图片或信息都疯狂刷屏,是这个粉丝群体的一个特质,为了不引起反感,也为了将生活和追星分开,粉丝会新申请一个微博账号,只关注TFBOYS和“饭圈”同好,余卯称之为“两全其美”。

大四女生赵丹(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粉丝希望TFBOYS被更多人喜欢,所以会疯狂转发他们的微博。“我们连续不断地转发,大概十几条以后就会被要求输验证码,如果再继续十几条就会被禁言。”

TFBOYS一有动作必上热搜,也归功于强大的粉丝群体。“每次有行程,粉丝也会有意识地商定关键词,想一些有趣的关键词吸引路人,从自发到有组织。”赵丹说。

在网络上还有一项活动是众多粉丝所热衷并易于参与的——打榜。“打榜就是听他们的歌,完整看一遍MV,进行收藏、分享、搜索以及评论,”蒋依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要不停换IP,费事费力。”即将上初三的她经常打榜到凌晨。“年龄小的粉丝很多不喜欢打榜,她们不明白打榜的重要性。但如果所有网络上的重要榜单前几名都有他们的身影,这可是能上台领奖的!”

此外,不少粉丝开通偶像的“资源博”,每天搜集图片、视频等信息,随时分享,“就是想为他们做点事”。他们也经常以偶像或粉丝团的名义举办公益活动,在接受采访时不时抛出偶像的照片和视频,毫不掩饰对宣传自家偶像的热衷,并质疑媒体不关注他们发起的公益活动而只在意“砸钱”。

“你爸妈知道你这样吗?”

年纪尚小的TFBOYS,也饱受质疑和调侃。

在很多人眼中,他们并不成熟的表演能力与被追捧的程度形成巨大反差,而部分粉丝表现出来的过分狂热,在外人看来难以理解。

少年偶像的一些缺陷为外人所诟病,却是“亲妈粉”喜爱他们的理由。上述海外粉丝团负责人并不认同将自己对他们的推广等同于“冲动的追星”。“他们这么小,还有各种不完美,一个见识过世界的大人不可能会对他们有疯狂的偶像迷恋,有的只是对他们的珍爱以及看着他们一起努力成长的欣慰。”

随着粉丝人数增多,各个派别之间的掐架、不理智的狂热粉丝、亦真亦假的信息流,都让这个“饭圈”显得混乱。

TFBOYS的粉丝最近也登上了热搜榜。美拍上一名TFBOYS粉丝言语攻击韩国团体EXO,进而引发了两大粉丝团之间的“互掐”。视频中的面容青涩的少年们,大飙脏话的架势并不亚于成年人的骂战,网友形象地称这场粉丝掐架为“小学生世纪骂战”。

在余卯看来,“互掐”极为幼稚出格,“真的很想问一句,作业做完了吗?你爸妈知道你这样吗?”

粉丝群体针对偶像被黑,也采取了相应的斗争策略。每天粉丝群的官方微博都会发搜索的链接,号召粉丝点进去贡献搜索量,将正面的信息顶上去,拉下负面信息。“这些都是日常必做的事情,如果有恶意黑,大家会进行得更频繁。除了把负面信息刷掉,这也是保持热度的一种方法。”一位在读高二的粉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饭圈”内部不同“派系”的争斗,也因一大波新粉丝的加入而愈发激烈。根据对成员的喜好,三人组合的粉丝又衍生出多种类型:唯饭(只粉某位成员)、团饭(粉组合全部成员)、CP饭(某两位成员因某些因素被粉丝看作一对,以王俊凯和王源的CP饭居多)。

因此,同为TFBOYS粉丝的人,也会互相攻击。余卯就曾遭受攻击,“用各种难听的词进行语言暴力攻击,隐私被泄露之后接到骂我的骚扰电话。”

“毒唯”和“私生饭”作为极端的两类疯狂粉丝,在圈中普遍不被接受。前者属于某位成员的“唯饭”,会对组合其他成员进行人身攻击,人越多的组合越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后者则喜欢跟踪、偷窥、偷拍或者骚扰偶像,以满足自己的私欲。

赵丹喜欢TFBOYS已经两年,一向中规中矩的她在此之前没有追过星,之后却做了很多自己曾经很不屑的事:为他们打榜,买周边、买同款,狂转他们的微博直到被禁言,手机里全是他们的照片,在路上听到他们的歌就激动得手舞足蹈,在KTV里向他们表白,也曾因“私生饭”去王俊凯学校惹他生气的传言而哭得不能自已

然而,粉丝之间的掐架和许多真真假假的传言,使本就无法掌控情绪的她更是情绪化,受不了自己“整天郁郁寡欢”,她决定退出“饭圈”。5月份,她去了重庆,发了条微博说:“嗨王俊凯,我来过这里。”她不想当“私生饭”,所以没去他们在的学校,只寄了张明信片给王俊凯,算作对自己追星的纪念。“现在只想自己淡淡地关注,远离饭圈的掐架和混乱。”22岁的赵丹觉得这段经历很难忘,让自己变得更成熟。(实习记者/高敏)

咸阳工作服定做

湖南西装制作

荆门定制工作服

昭通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